马丁·雅克:这部中国抗疫纪录片,让我流泪了

文章正文
2020-05-09 16:37

  《中国抗疫志》是一部广受关注的纪录片,讲述了中国应对和抗击一场全球流行疾病的故事。在这部由一系列分集组成的纪录片中,来自中国和全球各地的科学家、医护人员、学者讨论了与病毒相关的方方面面,包括病毒带来的世界性影响、中国抗疫的斗争,以及中国如何稳定疫情防控局面并最终取得胜利。这是一个史诗般的事件。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治理体系进行了近乎严苛的考验,如今又让美国和欧洲无计可施。

  放在以前,遍布全球的疫情可能是恐怖电影题材,而非现实。现如今,这是人们真实经历的生活,在真实世界里真真切切发生了。人类正与一种试图杀死它的未知病毒作斗争,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考验人类生存的呢?

  纪录片中,最感人的情节之一是对一位年轻女医生唐恬恬的采访。作为呼吸系统专家的唐恬恬医生,和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151名医护人员一起,自愿到武汉一线医院工作,把年幼的孩子留在了广州家中。她讲述了一位65岁老人挣扎求生的故事。那位老人几乎不能呼吸,不能说话,通过简单的手势表达了他对医护人员抢救他的感激之情。这位老人的坚强和善良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部电影没有透露这位老人是否治愈了,不过,似乎他没能活下来。我流泪了,谁能不为之动容呢?

  萨拉·普拉托是武汉一所大学的意大利籍教师。1月23日,她发现自己的小区封锁了,并且她缺少食物。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她通过所在的微信群得到了帮助。她的中国邻居为她准备好了食物并把食物送到她家门口,还附上了一张暖心的纸条:“萨拉加油,中国必胜!”纪录片中满是这种团结温暖的画面。再比如,来自中国各地的4万多名医务人员自愿支援武汉的医院。这些医院感染病毒的患者人数太多,原有的医务人员负荷太重了。

  纪录片巧妙地将人类微观故事和历史宏大叙事结合在了一起。当重大历史事件仍在发展过程之中,我们往往难以透过历史的帷幕来看清它们:夸大它们的历史意义是很难抗拒的诱惑,因为人们完全被当前的严峻局面震惊了。

  近几十年来,很难想象还有什么事件在影响力和重要性方面能与此次疫情相匹敌:这是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目前人类尚不知治疗方法;它在短短几个月内就传遍全球;它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充满恐惧和不安;它导致城市和国家被整体封锁;它使一个又一个国家的经济陷入停滞;它使一些国家间的关系日益恶化。

  最近可与之类比的历史事件是2008年西方的金融危机。二者有一个明显的不同点: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中国扮演了一个次要的角色;然而,在此次疫情危机的每一个阶段,中国都处于核心地位。

  1月12日,中国科学家发现并向全球科学界提供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中国人不得不想办法对付一个特征完全未知的侵略者。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方式堪称典范:展现了速度的重要性、封城在预防病毒传播方面的关键作用、大规模检测的必要性、追踪和隔离近距离接触者的必要性。

  问题是,除了东亚以外,西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它们忙着谴责中国,认为中国掩盖事实真相,想要挖掘中国的“秘密”,并认为中国政府把自己的地位置于人民生命之上。西方的回应缺乏同情心,充斥着傲慢。西方从未停下来思考过,这种病毒可能只是朝自己的方向发展,而中国与病毒没有特定的联系。西方需要从中国抗疫中吸取经验,而不是一味谴责中国。这造成的恶果是,所有西方国家对新冠肺炎的到来完全手足无措,不过也许其中不包括德国。西方在指责中国中浪费了超过两个月的宝贵时间,美国甚至更久。西方没有向中国学习经验,到应对时为时已晚。

  此外,中国在疫情早期的应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对于中国来说,新型冠状肺炎完全是未知的。在中国应对疫情的基础上,其他后来出现疫情的西方国家如果愿意费心去学习了解的话,它们是有机会获取更多关于新冠肺炎知识的。然而西方没有,它们被自己的傲慢和自大蒙蔽了双眼。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与新冠肺炎疫情还有一个更大的区别。金融危机的核心是国家层面和全球层面的双重经济治理问题。相比之下,新冠肺炎疫情的核心问题则是不同国家间治理体系能力和效率的展现。西方很久以前就确信自己在制度方面远比中国优越。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最初艰难面对病毒时,西方表现出自信与优越感。可现在呢?情况完全反过来了。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一些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应对疫情进行谴责是近乎可笑的。西方错了。疫情面前,西方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劣势,尤其是美国。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了全球力量平衡的重大转变。2008年以前,中国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中国在全球的存在感并不强烈。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仅仅被视作是一种“经济现象”。2008年之后,中国的崛起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这主要体现在经济方面,但也越来越多地体现在政治方面——这既是地缘政治的转变,也是对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的重塑。相比之下,新冠肺炎疫情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政治时刻。除了德国以外,西方国家在疫情应对上均告失败,而美国的失败更是灾难性的。这带来的后续影响将历史深远。

  疫情暴发之初,中国的经济崛起已为世界所知。即使在西方,多数人也相信中国终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这一观点如今得到了更有力的证实,因为中国将成为首个摆脱疫情带来经济萧条的国家。正如英国学者伊恩·戈尔丁教授在纪录片《中国抗疫志》中所说的那样,中国经济将实现快速的复苏。

  唐纳德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人们越来越普遍地认为,目前由美国主导的全球秩序已进入暮年。换句话说,迄今为止,默认的世界规则不再只由西方人的想法决定,也与发展中国家息息相关。尽管发展中国家的声音要比西方小得多,但现在二者正在迅速而深刻地发生变化。我们期待疫情之后,全球治理体系与之前会有很大的不同。

  简而言之,就未来而言,更少的国家和更少的人会把目光投向西方。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看起来更加孤立,也变得更加孤僻,与包括欧洲在内的世界其他地方的联系越来越少。与此同时,自2008年以来经历了比美国更为剧烈衰退的欧洲,在这一年里更加缺少对外界的了解,也更加分裂。

  疫情面前,中国展现出更大的影响力。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中国将拥有更好的声誉和全世界对中国治理体系的尊重。以前,中国的声誉和地位是含蓄的,而不是明确的,现在它将越来越明确。各国不会照搬中国的治理体系,但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以中国为师。

  (马丁·雅克 英国剑桥大学高级研究员)

(责编:刘叶婷、刘洁妍)

文章评论